<iframe src=""></iframe>
公司动态
--暂无发布公司动态--

河南虞城疫情瞒报:当地早已发现核酸异常,医院转运人员授意隐瞒

当前位置:首页>> 公司动态 >> 河南虞城疫情瞒报:当地早已发现核酸异常,医院转运人员授意隐瞒
河南虞城疫情瞒报:当地早已发现核酸异常,医院转运人员授意隐瞒
发布时间:2021-08-16

极目新闻记者 姚岗

河南商丘疫情涉嫌瞒报一事,引发不少网友关注。此次事件,处于漩涡中心的是最早确诊的病例尹某及家人。

此次瞒报事件到底如何发生?尹某的丈夫郭某等人称,当地早已发现核酸异常,然而在尹某需要到医院住院分娩时,虞城县人民医院派出救护车,将他们放在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授意他们瞒报行程,自行走进医院。

正是交接流程的脱管,致使商丘市疫情失控。至8月14日24时,商丘市现有确诊病例9例,无症状感染者6例。

8月16日凌晨,商丘市纪委监委通报称,因疫情防控履职不力,包括虞城县副县长在内的多人被免职。其中提及,虞城县人民医院党组成员、副院长王传魁,未按规定向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通报尹某居家隔离信息,给全市疫情防控带来被动,给予其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商丘市调整部分区域疫情风险等级

当事人称不知要报备

8月14日上午,“网信商丘”发布公告称,截至8月13日24时,商丘市虞城县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例,分别为病例尹某的儿子和女儿、尹某丈夫的两个妹妹。经流调溯源确定,新增4例病例之一郭某某,7月30日到过商丘大商新玛特,与商丘市第二例确诊病例刘某某有过近距离无防护接触。

网信商丘发布公告

尹某是一名产妇,8月6日同丈夫郭某前往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公告所述的“新增4例病例之一郭某某”,即为尹某丈夫郭某的亲妹妹郭某莹,她是一名在校大学生。

7月30日这天,和往常一样,郭某莹同母亲张某一起,开着私家车前往商丘的大商新玛特逛街买包。郭某莹称,当时,商丘并没有疫情,所以没有全程戴着口罩。当天下午4点左右,郭某莹驾车回到老家虞城县谷熟镇何庄。

7月31日这天,郭某驾车带着妻子尹某、女儿从商丘市前往虞城县谷熟镇何庄的父母家。

8月1日早上8点多,郭某莹在手机上看到消息称,大商新玛特可能有疫情病例在此经过。

该病例,即商丘市通报的确诊病例南某某,其在7月28日至7月30日期间在大商新玛特工作。

出于担心,8月1日这天,郭某莹开始四处打听能否在谷熟镇卫生院做核酸检测,但她听说谷熟镇卫生院不能开个人核酸证明。

8月2日,郭某莹的父亲郭某喜开车带着曾去过大商新玛特的郭某莹、张某,前往虞城县人民医院去做核酸检测。

8月2日下午,商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再次公告称,凡2021年7月27日晚10时至7月31日到过梁园区大商新玛特(七悦城)的市民,请主动向社区(村)报备,居家隔离,不要外出,辖区疾控部门将上门开展核酸采样。

郭某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之前在商丘市居住,并不知道回老家后,因她去过大商新玛特需要向社区(村)报备,以为自己去做了核酸就可以了。

自7月31日起,从商丘市返回虞城县谷熟镇何庄的尹某、郭某,便与郭某莹、张某、郭某喜等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大商新玛特

当地早已发现核酸异常

郭某莹称,8月4日凌晨5点多,接到虞城县人民医院的电话称,“核酸非阳性,但是和阴性有一点点波动,出了一点小问题,需要立刻再来做次核酸。”

接完电话后,父亲郭某喜便开车带着郭某莹前往虞城县人民医院。郭某莹称,她的核酸检测鼻咽拭子、口咽拭子各做了两次。

郭某莹称,她并不知道这次核酸的详细结果。8月4日下午5点多,郭某莹看到,救护车等3辆车停在她家门口。随后,多名工作人员进入她家,询问她的活动轨迹,并在她家进行消毒,现场给她的全家人进行核酸检测。

8月4日,郭某莹看到救护车等3辆车停在家门口

郭某莹被告知,因为她去过大商新玛特,随即便被救护车带至虞城县人民医院进行隔离。然而,同样去过大商新玛特的张某并没有被带走,仍然居家隔离。

郭某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郭某莹被救护车带走后,他们一家人被要求在家进行隔离,不能外出。

转运人员授意瞒报行程

到了8月5日,尹某血压开始不断升高,到预产期的她需要住院分娩。郭某表示,父亲郭某喜给谷熟镇的镇领导反映了尹某的情况。

当晚,郭某喜接到虞城县医院的电话称,“他们正在商量到底要怎么弄,因为毕竟也是在这个特殊时期,他们也得想办法。”

极目新闻注意到,8月13日,商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曾发布尹某及其密接郭某活动轨迹的通告,通报称:8月6日凌晨2时,郭某自驾车将其妻送至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产科一病区住院治疗。

关于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尹某及其密接郭某某活动轨迹的通告

对此,郭某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否认了通报的说法,“我们都在家隔离,怎么可能自己开车去医院?我的车还在老家虞城县谷熟镇何庄。”

郭某表示,8月6日凌晨1点左右,虞城县的救护车把他和妻子尹某从何庄的老家带走。他们以为救护车带去隔离点生孩子,就坐上车了。直到目的地,他们都以为救护车要带他们去隔离点。

郭某称,当救护车开到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门时,这辆救护车并没有开进医院里,而是停在了路边,车内的人给了尹某核酸检测阴性的报告,让他和妻子尹某自行走进医院。

“救护车上的人让我们不要乱说话,让我们自己进去,不让我们说从隔离的地方出来的。”郭某说。

当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询问郭某、尹某是否去过中高风险地区时,他们进行了否认,并且也未告知其妹妹郭某莹、母亲张某曾去过中风险地区的大商新玛特,以及郭某、尹某与郭某莹、张某住在一起,郭某莹被救护车带走送去医院隔离这些情况。

8月6日当天,郭某、尹某两人在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核酸检测为阴性。

郭某解释称,“站在我们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是虞城县的救护车把我们拉到这里,他们没有直接去跟市医院去交接,意思就是让我们私下偷偷的进来。如果我们说是从中高风险的地方过来的,然后是救护车把我们带过来的,当时我们不知道要承担什么结果,我们只能听从安排。”

8月7日,尹某进行剖腹产。生完孩子后,尹某开始发烧。郭某以为这是正常的,并没有往新冠肺炎方面联想。郭某说,妻子发烧后不久,便退烧了,没有任何其它的症状。

至此,商丘市疫情的传播埋下了隐患。

11名家人目前在郑州隔离治疗

8月12日这天,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

据郭某介绍,8月12日,妻子尹某做了两次核酸检测后,被确定为阳性人员。

郭某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8月14日凌晨3点多,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突然敲房间门,让她上一辆车。她跟着上去后,在车看到自己的姐姐、侄子、侄女,随后都被带到了郑州进行隔离或治疗。

“现在的局面,不是我和妻子想看到的,我们出来的本意也就是去隔离点生孩子。目前,妻子尹某还在郑州进行治疗,问了妻子后才知道,她发烧39度。”郭某称。

郭某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目前其妻子尹某、父亲郭某喜、母亲张某、妹妹郭某莹等11名家人,均在郑州进行隔离、治疗。

8月15日,商丘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

副县长等多人被免职

就虞城县疫情管控不力并涉嫌瞒报疫情一事,8月14日,极目新闻记者曾致电商丘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未透露相关情况。商丘市卫健委工作人员则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已经开始调查。

8月16日凌晨1时27分,“网信商丘”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虞城县疫情防控履职不力相关人员处理情况通报。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8月15日下午曾参加发布会的陈富磊,已被免去其虞城县副县长职务。

关于虞城县疫情防控履职不力相关人员处理情况通报

商丘市纪委监委的情况通报如下:

陈富磊,虞城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办公室主任、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对全县疫情防控统筹协调不力,履行管理监督职责不到位,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虞城县副县长职务;

刘洪立,虞城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对分包谷熟镇疫情防控工作指导不力,督导乡镇落实防控措施不到位,给予其党内警告处分;

徐志强,虞城县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履行疫情防控职责不力,给全市疫情防控带来被动,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虞城县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职务;

朱德新,虞城县卫健委副主任科员,负责全县核酸检测工作,履行疫情防控职责不到位,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王传魁,虞城县人民医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对疫情防控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未按规定向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通报尹某居家隔离信息,给全市疫情防控带来被动,给予其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马帅和,虞城县谷熟镇党委书记,履行属地疫情防控责任不力,落实疫情防控措施不严,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谷熟镇党委书记职务;

栗卫星,虞城县谷熟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落实疫情防控措施不力,督导落实上级要求不严,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谷熟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职务;

焦建铭,虞城县谷熟镇副镇长,工作不负责任,不按规定上报重点人员信息,失职失责,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

举报/反馈